东莱英杰——高玉宝
发布日期: 2018- 07- 17 11: 09 字号:[ ] 访问次数:

高玉宝,祖籍龙口市新嘉街道庙高村。1927年4月6日出生在辽宁省大连瓦房店孙家屯一个贫农家庭。8岁那年仅上一个月的学,9岁当童工,15岁当劳工,17岁学木匠。1947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辽沈、平津、衡宝战役中立过六次大功、两次小功。

1949年8月27日,十个字有七八个不会写的高玉宝订了个本子,艰难地开始写书。1951年1月在广东浮洋市完成了他的自传体小说《高玉宝》的初稿。1951年11月《解放军文艺》杂志开始连载了这部小说各章节。1952年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周年的国宴上,周恩来总理指着他,向毛泽东主席介绍说:“这是我们的战士作家!”直至今日,高玉宝还把这一称谓印在自己的名片上。
1947年11月,高玉宝入伍辽南新兵团一营二连三排七班当战士。1948年1月调入四野四纵十二师三十五团侦通连通讯排三班。2月19日打下鞍山后,部队向每个战士分发了慰问金。这时党小组长提醒党员同志交党费。高玉宝把发的钱全拿出去交党费,党小组长和指导员告诉他:你参军了,是军人,但还不是党员。要想入党,得先写份入党申请书。2月24日,还是文盲的高玉宝向党交上了一份特殊的入党申请书。当时他不会写的字很多,这份表达一个战士入党急切心情的申请书虽说只有“我从心眼里要入党”八个字,可高玉宝是用字和画两种方式完成的。那时他只能准确地写个“我”字,“从”字他画个毛虫代替;“心”字画的是自己的一颗心;“眼”字画个眼睛;“里”字不会写,就画个鸭梨,以梨代“里”;“要”字,他写了个别字“咬”;“入”字,他按东北方言的发音画的是条鱼代替;“党”字不会写,他就画一棵树,然后在树上画一口大钟,用铛铛的钟声代替中国共产党的“党”字,以表达自己对党的一片真情。1948年6月8日,高玉宝在鞍山东汤河沿高家寨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高玉宝参军以后,南征北战,从东北一直打到广西、广东。1949年8月,高玉宝所在部队解放了长沙,驻防在市郊肖家巷。不久,部队给战士们发下一本白刃写的《沉冤记》,书中主人公张锦明的苦难生活,一下子引起了高玉宝对童年的回忆。使他产生了写书的念头:“我要写书,写一本替穷人说话的书,写一本给穷人看的书。”就这样,他于1949年8月27日在湖南长沙的肖家巷起笔,开始了自传体小说《高玉宝》的写作。为了写小说,高玉宝好不容易找到一点旧纸,又找到一个铅笔头。行军停下来休息时,哪怕只有十分八分钟,他也坐在路边写几句。不会写字,他想出了一个笨办法,以画图画和画符号的办法来代字写书。比如:日本鬼子的“鬼”字不会写,他就画个鬼脸,再画个长舌头;“哭”字不会写,就画个人脸,然后点些小点代替眼泪。有些字不会写又画不出,他就画个圈儿圈起来,等学会了再添上去。有些字只会写偏旁,就把另一半空着,等问明白了再写上。一开始高玉宝的书稿写的是大鼓书。1950年2月部队在广东剿匪时,他的书已经写了十几回。部队领导知道后,劝他改用章回小说的形式,高玉宝立即接受了这些建议,开始用章回小说的形式重写。1951年1月完成了《高玉宝》这部书的初稿,6月调到汉口中南军区政治部文化部改书,由宣传科长荒草予以辅导。同年《解放军文艺》和《人民日报》相继以《英雄的文艺战士——高玉宝》为题发表文章,号召全国全军向高玉宝学习。1951年11月,《解放军文艺》杂志开始连载这部自传体小说的改定章节。1952年5月8日,高玉宝调到解放军文艺社。
1952年9月30日,高玉宝正在改自传体长篇小说,下午三点多钟,军委总政治部副主任肖华坐车送来毛主席给他的请柬,上面写道:“定于一九五二年九月三十日下午七时,在怀仁堂举行招待会,敬请光临,毛泽东。”信封上写的是:“总政治部高玉宝同志 中央人民政府缄”。高玉宝坐着肖华副主任的车,先到了北京饭店和陆海空及志愿军的英雄代表座谈,下午六点半到了怀仁堂。七点整,宴会开始,周恩来总理代表毛主席和党中央领导讲话,然后依次向每桌敬酒。周总理敬完酒后,每个代表团都选取了四五个代表上台,给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敬酒。当高玉宝代表陆海空三军及志愿军向毛主席敬酒时,毛主席身后的工作人员拿着名单介绍说:这个战士就是写《半夜鸡叫》的高玉宝。在这之前,毛主席看过《半夜鸡叫》。周总理指着他对毛主席说:“这是我们的战士作家!”毛主席得知面前这瘦弱的战士就是写《半夜鸡叫》的高玉宝时,马上站起来,用慈祥的目光看着他,拿起酒杯来同他碰杯。高玉宝后来在回忆文章中说:“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次国庆宴会,难忘毛主席跟我这个普通战士碰杯!”
1954年,高玉宝入中国人民大学速成中学和本科新闻系学习。入学后的第二年——1955年4月20日,他的自传体小说《高玉宝》正式出版。
1955年9月20日,出席全国第一届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代表大会;
1956年2月25日,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
1958年9月30日,参加中德友好协会,任理事;
1960年6月1日,出席全国文教战线群英会,成为全国劳动模范。
1962年7月,毕业,回到部队工作。
高玉宝的自传体小说《高玉宝》,集书名、作者和书中主人公为一人,在国内有7种民族文字出版发行,有11种文艺形式演出,出版了24种连环画。仅汉文出的书就达500多万册。在国外有10多个国家和地区用15种文字翻译出版。书中的《半夜鸡叫》和《我要读书》被收入小学课文,教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
高玉宝从参军后,历任战士、通讯员、文艺干事、师职创作员等职,还担任过第二届团中央委员、辽宁省民间文学协会理事、沈阳军区创作室名誉主任。曾作为中国青年代表团的成员去罗马尼亚,参加第三届世界青年代表大会和第四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友谊联欢节。他多次参加全国全军英模和先进工作者大会,多次到天安门参加国庆观礼。曾23次受到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老一代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4次受到国家主席江泽民的接见。朱镕基总理在视察大连工作时接见了他并合影留念。2002年6月13日,胡锦涛主席视察大连与他握手合影时说:“你的书教育了几代人,《半夜鸡叫》家喻户晓。”
1988年7月7日,高玉宝从原来的工作岗位离休。离休后,他仍然坚持做两件事,一是笔耕不止,继续为青少年儿童写书写文章;二是做关心下一代的工作,走上讲台义务作爱国主义报告。
1991年,出版了60多万字的《高玉宝续集》,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获得东北三省文学奖。《文艺报》发表文章说:“《高玉宝续集》在当代文学创作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迟浩田为出版《高玉宝续集》在沈阳接见了他,说:“我全看了,是一本好书”。
高玉宝离休后,把自己的余热和全部的爱心献给了下一代。有一次他在报纸上看到一幅题为《我要读书》的漫画,画面上有个八九岁的小女孩面前放着一盆茶蛋。辍学的小女孩边卖茶蛋,边对一本高玉宝写的书掉眼泪。当看到这幅漫画时他哭了,泪水滴落在漫画上。他提笔写道:“看了此画泪满腮,我那童年别再来。无知无识怎建国,当以全心育英才。”从此他决心把自己的余生献给下一代,并把那幅漫画印在名片上,发动更多的人关心爱护青少年。他自己更以满腔的热情和无私的奉献精神关心青少年。
自1952年以来,他在全国各地做报告4600多场,受教育人数400多万人次,行程达27万多公里。多年来,他为青少年购买和赠送各种图书一万多册,花费达四万多元。他还参加了大连市“老战士报告团”,联合其他老红军、老八路一道,为广大青少年的传统教育做贡献。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516个单位、学校聘请了他作为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的名誉主任、顾问及校外辅导员、高级讲师、名誉校长、德育教育导师、教授等职。全国有63个中小学成立了“高玉宝中队”、“高玉宝班”、“高玉宝读书小组”等。
高玉宝曾任辽宁省第八届、第九届人大代表。曾获沈阳军区离休干部标兵、沈阳军区学雷锋标兵、三次全军先进离退休干部荣誉称号。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