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莱英杰——山之南
发布日期: 2018- 07- 17 10: 50 字号:[ ] 访问次数:

山之南(1906-1998),原名昌庭,号陈堪、师伊、郑亭。曾任山东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以篆书、隶书名重于时。
  山之南1906年4月27日出生于黄城辛店村(今龙口市东莱街道辛店村)。1915年入私塾读书。一年后他即临碑帖,正楷临《多宝塔》、《颜家庙碑》,隶书临《张迁碑》、《夏承碑》、《灵台碑》。12岁便学篆书,释读家藏铜器铭文和拓片,临《峄山碑》和邓石如《弟子职》及商周铜器铭文,篆隶治印崭露头角。
  1924年,入县立中学读书。毕业后去曲谭学校任教一年。这期间他的书法经叔外祖丁佛言指导日臻成熟。著名学者王道新赞叹说:“可与老丁(佛言)并驾、驾乎前贤!”
  1929年9月18日,赴上海投亲谋生学艺,被上海山东会馆聘为齐鲁公学教师。在上海,他一边谋求生存,一边以文会友,广交名家。在与“荣宝斋”、“西泠印社”的来往中,结识了王个簃、王西神、王福庵等,见识过王个簃书写甲骨联。上海的几年游历,使山之南饱览了许多名碑、名帖和名家墨迹,眼观手摹,融汇贯通,艺术个性日渐形成。王福庵见到山之南的字和印章后连连称绝:“陈堪书法可与上海名流抗衡,惜其少年无名。”遂与王个簃各题写了“山之南鬻书治印”以示垂青器重。
  1931年2月,湖北水灾急赈会驻沪筹赈办事处主办“救难古物书画展”。当时《新闻报》载:本会救难会鉴于最近数日来天气严寒,一般露宿街头之难胞冻毙者达数千人之众,爰特筹开历代古物书画展览会,将所得之款提成救济……会场陈列大批名贵字画,如现代大书法家陈柱导、黄葆戉、马公愚、邹梦禅、山之南、杨草仙、厉国香等均有作品加入……山之南参展的作品是四体条屏,当时便捐献给驻沪筹赈办事处。
  1937年,上海大新公司举办“中国语文展览会”,山之南参展的甲骨文联引起轰动,当时的《新闻报》称:语文展览会自开始展览以来,连日往观之中外人士拥挤非凡……山之南之甲骨文联等亦属珍品。
  该报又有一则“市讯”报道:山之南君工书法篆刻,凡甲骨文、魏碑、隶、草靡一不精。甲骨文尤为擅长,笔力苍劲,非同凡响。按甲骨书法,自丁公佛言后,以习之匪易,能者极少。君系丁公之甥,得其亲炙,乃有今之成就。月前大新公司举办语文展览会,君有甲骨丈联参加,深获时彦赞许,自是求书刻者益伙。
  自此,山之南开始跻身于人才济济的上海书坛,以“现代大书家”的誉称名噪上海。期间在上海齐鲁公学任国文书法教师两年。1938年,因日寇侵入华北,时局不稳,离别客居八年的上海回到原籍以耕读为业。
  1942年,青岛《大新民报》主办书法展览会,山之南有行书条幅参展。该报载:昨日一日间到场来宾达三千余人。并对各展品极为赞许,而订购者亦颇不乏人。顷将“入赏”姓名发表于左:孙立初、丁君武、于越石、山之南、张叔愚、李丹甫。这次书展,山之南的作品被评为一等奖,荣获镌有“直追秦汉”四字的银盾一枚。
  同年,为谋求生路,山之南去烟台投奔朋友陈宾斋,在他的古玩店“古荫山房”坐堂鬻书治印,并举办了个人书法篆刻展。当时烟台的《鲁东日报》以《山之南书刻展作品琳琅满目》为题报道:黄县名书刻家丁佛言先生高足山之南君,日前来烟游历,并携带个人杰作多件,假广东街中兴楼举行展览。连日来各界名流、研究书艺专家前往参观购定者络绎不绝。闻山君艺术造诣早已驰誉南北,故来烟未久即获佳评……
  1942年腊月回到家乡,耕种之余,他始终手不辍笔,坚持临写名人碑帖。
  五十年代初期,黄县人民政府组织整理文物古籍,他参加了文物管理委员会,从事过一段鉴定文物古籍工作。1951年4月,归城出土了一批古代铜器,经他考释了全部铭文,鉴定为周代器,上交故宫博物院和山东省博物馆收藏,引起王献唐等有关专家的重视。
  1960年,他在废品收购站的烂铜碎铁堆里,无意中发现了镌有金文的归城出土铜壶,揩出泥沙锈斑,辨别出是珍贵的周朝文物。拓片报山东省博物馆不久便有了回文,肯定了他研究金石的成就,称赞他慧眼识宝,为国家保住了这批价值连城的文物。根据山之南金石研究和书艺的高深造诣以及对国家的重大贡献,1965年8月,山东省人民政府特聘他为山东省文史研究馆馆员。
  进入八十年代,山之南的书法作品分别参加全国书展和出国展出,各级报刊也相继发表他的作品,介绍他的书艺成就,许多作品被故宫博物院及一些省市博物馆收藏。篆书多次去日本展出,受到日本书道界人士高度称誉。“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大篆)、“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大草)等数十件作品被选送美国、香港、澳门等国家和地区。
  山之南的书艺以“理、力、雅、韵”的独特风格自成一家。他认为学书要合乎规矩、法度,力从规矩入,法从理中来,再从规矩出,做到法而能化。为此,他在长达70年的书艺生涯中,一直坚持手不释笔,孜孜不倦地从名碑名帖和名人墨迹中汲取营养。
  他的甲骨文和金文取法殷墟甲骨和商周原器,博采众长,溶冶百家,借笔墨将那种刀刻、模铸的痕迹巧妙地表现出来,可谓刀笔互见,相得益彰,表现出古朴、凝重和富有内蕴的“金石气”。他写小篆运用秦诏版笔法,刚健挺拔,端庄老辣。
  他的隶书广采汉碑之长,深究《灵台碑》、《张迁碑》之神,用笔大拙雄沉,结体开张稳健,更有方圆中藏奇拙、古朴中见风韵的“金石味”。
  他的行书初习《祭侄稿》、《争座位稿》,后掺以魏碑笔法,质朴自然,刚柔互济,给人以纯朴活泼之感。
  他的草书初学怀素、丁佛言诸家,洒脱灵动,力饱气足,崇尚流畅自然,气韵贯通。
  他的楷书深得颜真卿《颜家庙碑》、《麻姑仙坛记》之奥髓,用篆隶枯笔作楷书,结体宽绰雄伟,气度宏大,显示出他超然达观、刚毅直率的气质和性情。
  他的篆刻颇有独具匠心的造诣,直追先秦小玺和汉印。在以甲骨、钟鼎文字入印方面进行了大胆探索和创新。他的印作文雅隽逸,意境深邃,1993年被辑入西泠印社出版的《中国印学年鉴》。
  1998年3月29日病逝,享年93岁。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