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莱英杰——太史慈
发布日期: 2018- 07- 17 10: 45 字号:[ ] 访问次数:

太史慈(165-206年),字子义,东莱黄县(今龙口市)人。三国时吴国大将,曾任折冲中郎将、建昌都尉等职。
民国版《黄县志》称:“慈为黄人,详载《三国志·本传》但未详其里居。旧志载‘太史遗风坊’在县东十里,而未注里名。清嘉庆七年,知县魏绍濂为之刻石立碑于诸由观东大道之旁。民国十七年二月,其裔孙宝鸿刊碑以纪其迹,云故里在城西北十里羊沟营村,征之于谱并乡老遗传,村之东南隅有子义公故里遗迹,是羊沟营村当为慈之故里也。”后来石碑被族人从诸由观移至羊沟营村东南。
  据史书记载,太史慈身长七尺七寸,美须髯,猿臂善射,弦不虚发。初任郡曹史,时郡守与州牧不和,州牧欲陷害郡守,太史慈力保其主,战胜州牧,后辞官避祸辽东。其家有老母,无人侍奉,北海相孔融慕其为人,见太史慈远离家乡,常赠米面、衣物周济其母。太史慈从辽东返家,其母曰:“孔融对我赡恤殷勤,比起故人旧亲,有过之而无不及。”太史慈对孔融之德,铭刻于心。适逢孔融被黄巾起义军围困于都昌,形势危急,太史慈径往都昌,潜入城中会见孔融,曰:“昔日府君倾意照料家母,家母感戴府君恩遇,遣我来助府君。”孔融欲告急于平原相刘备,惜城中无人愿出重围,太史慈请求一试,孔融允之。
  太史慈于天明之后,引两骑马各撑一箭靶,直出城门。围城之人十分惊骇,兵马互出防备。但太史慈只引马至城壕边,插好箭靶,出而习射,习射完毕,入门回城。明晨亦复如此,围城之人或站起戒备,或躺卧不顾。又明晨如此复出,围城之人再无戒备,于是太史慈快马加鞭直冲重围奔驰而去,向刘备求援。刘备乃遣精兵三千人随太史慈返都昌,解孔融之围。
  扬州刺史刘繇与太史慈同郡,慈去见刘繇,正逢刘繇与孙策交战,有人劝刘繇任太史慈为将,以拒孙策,刘繇却说:“我若用子义,策必笑我不识用人。”因此只令太史慈侦视军情。及至神亭,太史慈与孙策相遇,当时孙策共有十三从骑,皆是黄盖、韩当、宋谦等勇猛之士。太史慈只有一随从骑卒,却毫不畏惧上前厮杀,两人大战一百余回合,难分胜负,直至双方军队并至神亭,二人方才罢战。
  其后太史慈守护刘繇为避孙策军锋,败奔豫章,遁走于芜湖。孙策平定宣城以东后,督军再战刘繇,刘繇败走,太史慈被俘。孙策敬佩慈的英武,不忍加害,亲解其缚,以诚相待。慈投孙策麾下,官拜折冲中郎将。后刘繇丧于豫章,其部下士众万余人无人可附,孙策便遣太史慈前往安抚兵众。左右皆说:“慈此去必不还。”孙策却说:“子义乃信义之士,不可疑也。”并为之设宴饯行,临行问太史慈几时能归,太史慈答道:“不过六十日。”果然如期而返。
  刘表从子刘磐骁勇为祸,屡犯吴境。孙策重用太史慈,拜其为建昌都尉,令其督诸将共拒刘磐。刘磐自此绝迹不复为寇。太史慈曾随孙策讨伐麻保,一卒于城楼上毁骂孙策军,并以手挽楼棼。太史慈便引弓射之,箭矢贯穿手腕钉于楼棼上,围外万人无不叹其神射。孙权当政后,以太史慈神威英武,战功赫赫,让其统管南方军事。
  建安十一年(206年)太史慈去世。死前曾言道:“丈夫生世,当带七尺之剑,以升天子之阶。今所志未从,奈何而死乎!”言讫而亡,年四十一岁。太史慈死后,孙权将其厚葬于南徐北固山南麓(今属江苏省镇江市)。太史慈墓早年曾损毁不见,1872年修筑城墙时发现,后屡次修治,抗战前,曾修葺一新。新中国成立初年,因塌山被掩埋。现墓于1985年重建,墓高1.7米,直径约3米,建于长6.7米、宽7.4米的石阶之上,背面挡土墙长6.8米,高2米左右不等,墓前有高1.43米、宽约0.7米的大理石碑,上书“东莱太史慈之墓”,原墓前有一碑文简要记述了其生平事迹,今已无后人赋诗赞曰:
  矢志全忠孝,东莱太史慈。
  姓名昭远塞,弓马震雄师。
  北海酬恩日,神亭酣战时。
  临终言壮志,千古共嗟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